当前位置 : 首页 > 儿童技能教养法
承担责任六步法

这是本·富尔曼医生和他的同事为芬兰教育部所做的一个研究。他们研发了一套完整的流程-承担责任六步法,培训教育工作者如何借由孩子犯错的时机培养他们的社会责任感。这个流程共分六步(承认、理解、道歉、补偿、承诺和帮助他人),每一步都能让我们切实感受到芬兰社会的教育理念,透着对孩子的关爱、尊重和理解。里面的一些小故事,更能打动读者的心,帮助我们理解了流程中所描述的那些关键点。


这一部分(承担责任六步法)也是“儿童技能教养法家长课堂”的最后一个部分,教给家长和教育工作者如何在孩子犯错误的时候跟孩子沟通。流程很简单,也没有什么高深和不可理解的东西,但是真正做到这样的六步,考验着我们的心态。教育孩子其实就是自我教育。养育孩子是一场温暖的修行!


英文原文可以在下面的网站获得:

http://www.kidsskills.org/english/responsibility




                                           承担责任六步法

                                                               —如何处理孩子的错误行为,借此培养他们的社会责任感


赫尔辛基简快治疗研究所 本·富尔曼(芬兰)

译者:吴珏,李红燕(芬兰)



导言


我们常常会听到一些说法,认为青年人、尤其是青少年的问题多是由于低自尊造成的。而我们的观点却是:对于孩子们而言当然也包括成年人在内,许多问题的产生并非因为缺乏自尊而是因为缺乏责任感。


我们所说的责任感实际上是体现在是否关注他人以及我们生活的环境方面。比如照顾他人、关注社区、保护弱小、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有些孩子似乎与生俱来地具有很强的责任感,但对大部分人来说,如何建立责任感是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和心力去学习的。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有很多的方法能够教导孩子拥有责任感。然而,在孩子们做了让人无法接受或不负责任的事情的时候,更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可以对他们进行责任感教育。对不当任行为的成功干预其实就是这样的一个有效手段,它让你借机帮助孩子们建立一种责任感。


在下面的章节里,你可以学习到,当小孩子或青少年承认了自己所做的不当行为后,如何一步一步地帮助他们。这个方法旨在引导孩子对他们的行为负起责任。隐藏在此方法背后的是这样的一个推断:通过承担责任可以帮助孩子建立他们的责任感,从而让类似的行为不再发生。


承担责任在此指的是一个一环扣一环的系列过程,包括:

  1. 承认 – 当事人同意讨论发生了什么并且承认他所做的事情(文中的他并不只限于男性)

  2. 理解 – 表现出他理解了自己的行为所造成的不良后果

  3. 道歉 – 向此事涉及到的受害方表达歉意

  4. 补偿 – 愿意按双方同意的方法做出补偿

  5. 承诺 – 保证不再发生同类的事情,并且约定好一旦再发生此类事件该如何去解决。

  6. 关心他人 – 愿意积极主动地做一些事情,防止同龄的其他孩子犯同样的错误。


事实上这里所提到的“承担责任的步骤”没有任何的新意,它只是一个简单的流程,在匆匆的生活中,提醒我们那些已经熟知的东西:那些自上而下的典型的惩罚方式是无法真正有效阻止那些不当行为发生的。众所周知,有些时候那些传统的惩罚手段还会起到事与愿违的效果,不仅无法防止不当行为的再次发生,还会起到负面加强的作用。尤其是当孩子们认为惩罚并不公平的时候,其结果只会引起他内心的抵触情绪。只有当孩子认为他所经历的干预是公平的,而且孩子身边的重要他人也一起参与到了整个的过程中,才能产生长远和积极有效的作用。


承担责任六步法来自于我们对于犯罪分子的观察:在犯罪分子身上的哪些行为能够让别人相信他已经改邪归正了?在发展和完善这个六步法的过程中,我们也从很多研究改变不当行为的心理学者那里获得了启示。特别需要提到的是:处理家庭虐待问题的美国家庭治疗师Cloe Madanes,处理家庭暴力犯罪者的澳大利亚社会工作者Allen Jenkins,以及现实疗法的创始人、美国精神治疗师Wilhelm Glasser.


如果年轻人没有认识到承认自己的不当行为能给他带来极大好处的话,他们会本能地拒绝承认自己的行为。


承认

要鼓励孩子去承认他的错误行径。如果他拒绝承认他所做的,那么首先要弄清楚一他为什么害怕承认错误。要认同他的恐惧心理,但是要努力的去帮助他认识到承认错误并为此承担责任对每个人来说都是比拒绝承认更好的选择。


学生:不是我,那儿还有其他人呢。

老师:如果最后证明你其实是其中之一,你认为这是件很糟糕的事情吗?

学生:当然了。

老师:为什么呢?如果这样,会怎么样呢?

学生:其他人也会被揪出来,而且大家都会指责我告密。

老师:哦,我能理解,你是想保护你的朋友们。怪不得你并不想和我谈论细节。但是你知道吗?从长远看来,如果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不仅对你,对其他人也都会更好一些。

学生:为什么呢?

老师:我们来好好想想这样做会带来什么好处,行吗?也就是说,如果你或者其他人都能够说出事实真相,会有什么正向的事情发生呢?


当一个人做错事的时候,通常都会竭力地否认。而否认的原因则是因为害怕承认后可能给他带来的后果。如果想要一个人承认他所做的事,一定要极力避免给当事人施压。相反,谈话应该顺着弄清楚承认以后会发生什么的方向展开。只有当他能说出究竟为什么害怕认错的时候,作为局外人,我们才能发现他为什么会拒绝承认。因此当年轻人无法很轻松的说明事情的真相时,如果老师能够表现出对他们的恐惧有足够的理解,那么就会更容易去和当事人开诚布公地讨论那些隐藏在拒绝背后的那些特别的恐惧了。其实他们的恐惧有些是毫无根据的,有些甚至是过于夸张的。而如果也能够有机会探讨说出真相带来的好处时,孩子们也许就会感觉,与掩盖事实相比,承认错误是一个更具吸引力的选择。。


承认是对自己行为负责的第一步。它等于给孩子打开了一扇门通向另外一个选择,让他们有机会弥补自己的不当行为带来的不良后果,继而修复自己已受损害的名誉。


最好把承认这一步看成是由几个阶段构成的一个渐变的过程。在第一个阶段里,承认是犹豫不决的和小心谨慎的。但是到了最后一个阶段,承认就会变得坦白而诚恳了。


最开始的时候,孩子可能根本就不承认什么,虽然他也许愿意跟你讨论所发生的事,也可以讨论如果发现是他做的会有什么结果。到了下一个阶段,他也许就会开始承认他所做的事了,虽然还是会拒绝讨论细节问题。最后,他才会同意讨论所发生事件的那些细节。可是,真正意义上的承认一定要是:他不仅仅会在你的面前,同时也能在其他人面前去坦白自己所做的错事。


只有跟孩子讨论清楚,承认错误会发生什么,才能帮助孩子们承认自己的错误。一旦他们看到自己面前有条康庄大道,那么承认对于孩子来说会容易很多 - 正如这里的承担责任六步法所描述的那样。


案例:

一个男孩好几天都没去上学,回到学校的时候交给老师一张据说是妈妈签字了的字条。字条上说他生病了。后来老师遇到孩子的母亲,得知她从未写过这样的字条,事实上也并不知道她儿子不在学校的这几天到底去了哪里。当老师再次找到男孩谈论这件事的时候,他否认自己伪造了妈妈的签字,始终坚持是妈妈忘记了自己写过的字条。老师并没有竭力去证明男孩在说谎,相反,她问这个男孩子,假如发现真的是他伪造了妈妈的签字,他认为会发生什么事情呢?结果发现,男孩害怕学校告诉父母他逃学的事情,是因为他们会很生气,会拿走他心爱的山地车以示惩罚。知道这些之后,老师反复地和男孩讨论承认和否认带来的好处和坏处。当男孩意识到,其实无论怎么做他的父母都会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决定还是自己主动向母亲坦白为妙,然后再告诉父亲。

如果承认自己犯了错之后得到的好处多于坏处的话,就值得去承认。



【下一步】

即使不真正理解为什么自己做的事情是不对的,孩子也会认错。因此确认孩子们真的明白自己所做所为会带来哪些不良后果是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们将会在下一章“理解”中去讨论。


除非让孩子们看到他们不当行为带来的严重后果,不然的话,孩子们总是倾向于弱化他们的不当行为所带来的危害。


理解

我们可以让孩子想一想,他的不当行为给他人还有自己带来了哪些不良的后果。如果孩子一时回答不出来,千万抑制住想要提供答案的欲望。一定要让他自己设法找出答案。


孩子承认了自己的不当行为,就应该道歉。在道歉之前,孩子应该显示出他确实理解了为什么他的所作所为是错的,他的行为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如果没有做到这一点,任何的道歉都会流于形式显得没有诚意。而没有悔意的道歉,或者说没有理解自己错在何处的道歉是算不上真正的道歉的。大人们常常会直接指出孩子不当行为可能造成的危害或不良后果来让他知道自己错在何处。但这样的方式会让孩子觉得像是说教一般,完全不想听下去。更好的方法是让孩子去思考,自己找到答案:他的行为到底会造成什么样的危险和伤害。


如果孩子觉得很难找到答案,老师一定要忍住冲动,不要马上给出答案。(人们常常会忍不住这样说:“你难道不明白你做的事情有多危险吗?有人会因此而死掉啊,你不知道吗?”)最好让孩子自己找到答案。比如说,他可以和他的朋友们、他的父母,甚至可以和那些因为他的行为而遭遇过危险或是受到伤害的人一起讨论。


建议指导孩子在一张纸上写下他的答案,这样便于随时讨论和整理他的答案。随着讨论的展开,越来越多的不良后果会被添加在这张纸上。到了下一步,当孩子思考如何致歉时,这样的一个备忘录就会起到很便利的作用了。


老师的提问

  • 你所做的事情对苏西有什么影响呢?

  • 你所做的事情对你和苏西的关系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 你所做的事情对你和你父母的关系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 你所做的事情对你和同学们的关系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 你所做的事情对你们班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 你所做的事情对你的名誉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案例:

一个女孩在其他人的面前辱骂她的同学是个“丑家伙”。老师发现这个受到辱骂的孩子躲在学校的走廊里哭泣。到了下节课的时候,老师把这件事情提了出来。她清晰地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对学生们说:“孩子们,你们都知道我对待辱骂他人的态度。我不能接受它,我认为这是很不公平的。”说完这些,老师要求学生们告诉她为什么辱骂他人是不对的。一番讨论之后,孩子们找出了一连串的理由来说明为什么言语暴力是不对的,为什么谁都不能遭受这样的侮辱。应该制止这样行为发生的理由如下:1. 这会使遭受辱骂的人感觉很伤心。 2. 这会伤害到受害者的自尊心。3. 这会导致不断的报复行为。 4. 这会导致班上的同学分化成互不理睬的小团体。 5. 这会破坏班级的气氛。 6. 这会在同学当中制造惧怕。


“你无法强迫人们感到内疚自责,但是你可以帮助他们看到自己行为造成的不良后果。”

【下一步】

如果这个学生已经承认了他所做的错事,并且显示出他理解了他的不当行为所造成的不良后果,那么他就已经准备好可以去道歉了。致歉是承担责任这个过程当中的下一步。


如果没有让孩子明确认识到该向谁道歉以及为什么而道歉的话,道歉就会显得既没意义也没诚意。


道歉

让孩子先仔细想想要向谁道歉、怎样道歉、什么时候道歉以及在哪儿道歉。


老师:我认为你还欠他一个道歉。

学生:好吧。要是这样做有帮助的话,我会道歉的。

老师:我觉得如果你想解决这件事情的话,你就必须这么做。

学生:如果我必须这么做的话,那我做好了。

老师:很好!那你打算怎样去道歉呢?


令人意外的是,孩子们常常很乐意为他们的行为道歉。然而,这仅仅是因为他们觉得简单地道个歉就可以帮助逃脱惩罚是件很划算的事。只要不涉及其他的问题,表达一下自己的懊悔对于他们来说还是很容易的。


道歉有不同的程度。轻飘飘地吐出一句“对不起”,也算得上是道歉了,但是远远没有在众人面前说“之前的那件事是我做错了,现在我想当着大家的面为我所做的错事道歉。”这样一句话来得坦白、诚恳。


致歉是年轻人必须要掌握的最重要的社会技能之一。很多的学生并不具备这项技能,所以做了错事的时候,也恰好就是可以用来教会孩子如何道歉的机会。


言语上简单空洞的几句抱歉远远不如一封精心准备的道歉信来得诚恳。孩子构思致歉信的时候,需要仔细斟酌说些什么以及如何能最好的表达自己的歉意。一封完整呈现的致歉信一般会包含如下内容:

  • 坦白陈述所发生的事件

  • 展示出他已经理解了自己的行为对对方造成的伤害

  • 为自己的所做所为道歉

案例:

在操场的攀爬架上玩耍的时候一个男孩推了一个比自己小两岁的男孩。小男孩摔倒到地上,割破了嘴唇,还流血了。在操场照管孩子的老师看到了,立即对事情做了处理。大男孩很爽快地承认了自己所做的错事,看起来也非常清楚自己的行为是危险的和恶意的。他愿意现场道歉。但是,老师却让他先想想该怎样道歉。还让其他的同学都参与进来,一起讨论用什么样的方式道歉是最合适的。最后,大家一致同意,这个男孩应该写一封诚恳的致歉信给那个小男孩,那个小男孩可以把这封信拿回家给自己的父母看。


“只有当真正认识到所做的行为会给他人带来伤害和危险,这样的道歉才是真诚的。”



【下一步】

孩子肯为自己所做的错事道歉,并且显示出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所给他人带来的伤害,这样的表现还不足以说服他人相信他确实对自己的行径有了深深的忏悔。为了让道歉的行为更有意义,他应该在表达歉意的同时也表明自己很乐意为自己的错误做出一些弥补。这一步将会在下一章“补偿”中详细讨论。


惯常的惩罚对于责任感的建立是没有什么帮助的。有针对性的为自己的错误做出一些补偿往往会更好一些。


补偿

请孩子自愿地对他所作的错事做出补偿。

  1. 让受到伤害的一方提出一种公平的补偿方式。

  2. 帮助各方协商出补偿方案。

  3. 如果需要,也可以邀请其他人参加到协商中来。


老师:你觉得怎么样?道歉就够了吗?

学生:我还能做什么呢?

老师:你可以提出用某种方式来补偿啊。

学生:怎么补偿呢?我没有钱啊!

老师: 不一定要用钱啊。你可以问问被你伤害到的人,他认为什么样的补偿比较公平。


即便是真诚的道歉也并一定以让人们相信犯错的人不会再犯。同样,一句道歉也并不足以让受到伤害的人感到公平正义被伸张了。这就是为什么在道歉的基础上我们还需要相对的做出一些弥补或补偿。


最好的、能够预防不再犯错的方式不是对同样的错误做同样的惩处,而是和所有相关者进行协商,有针对性的对特殊问题做特殊处理。如果做错事的人想要好好弥补的话,那么曾经因此受到伤害的人,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受害者应该始终都是最佳的征求意见的对象。如果有必要,甚至可以召集更多的人一起商讨,比如在学校的话,可以让同学们参与讨论,一起找出有创意的补偿方法。


无论造成的伤害是怎样的,通常我们都是希望做错事的人能够主动的做点什么当做补偿。这样的补偿既有助于受到伤害的人去原谅做错事的人,也有助于改善两人之间的关系。


弥补得好不仅仅能够改善破裂的关系,对于做错事的孩子的名誉也会有好的影响。如果人们知道做错事的孩子能够按照共同的约定对自己的行为采取了负责任的行动时,他的声誉在其他人的眼里会得到很大的改善。


有助于建立责任感的补偿方案特点

受到伤害者需要参与到协商当中,就关于怎样做才能弥补和改善犯错者和受到伤害者之间的关系征求他们的意见。

补偿的行为不是强加于犯错者而是和他协商后的结果。

补偿方案是具有创意的,是针对具体情况量身定制的。

如果必要,可以可以由一个协调团体出面通过协商达成一个公平而合理的补偿方案。

最终的补偿方案一定要有助于改善犯错者和受到伤害者之间的关系。

最终的补偿方案一定要是犯错者能够接受并且认为公正公平的。

补偿方案的执行要有助于犯错者恢复或改善他的声誉。


案例:

一个女孩生迁怒于老师因为没有得到一个好的考试分数。她很生气,站在学校的走廊里骂她的老师:“婊子、贱人”。后来被校长找去谈话,她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非常抱歉并且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极其错误的。她真心地道了歉,同时表示,如有可能她很愿意对老师做一点补偿。虽然老师认为道歉就可以了,但在校长的建议下,决定晚上回家再好好想想可以要求女孩怎样去弥补她。第二天这个老师说她想让女孩子为她做一个蛋糕,打算在休息的时间和同事们一起分享。


“如果调解对所有参与者都是公正公平的,那么这个调解将会拥有治疗的功效。”

【下一步】

诚恳的道歉加上通过磋商认可的弥补方案是承担责任的步骤中最主要的一步。但是为了重建信任,孩子还必须让其他人都相信他不会再犯。这将成为我们下一章“承诺”里要讨论的重点。


孩子们都非常急于保证不再犯同样的错。可是如果没有让他们想好一但再犯将如何处理的话,那么承诺也仅仅只是动了动嘴皮子而已。


承诺

让孩子承诺不再重犯,并且一定要跟他达成约定:一旦没有遵守承诺,该怎么办。


老师:你愿意保证不再重犯吗?

学生:我保证。

老师:那握握手?

学生:嗯,握握手。

老师:我是相信你的,可是怎样让其他的人都能相信你呢?

学生:我也可以向他们保证啊。

老师:嗯,这可能行不通。以前你也保证过,可是你没能遵守。

学生:但是这一次我一定会。

老师:如果你确信的话,让我们事先做个约定,无论是什么缘故,一旦你将来做了同样的事,我们可以怎么办,好吗?

学生:我没问题。因为我绝对不会再做这样的事儿了。


当孩子们一次次地犯类似的错误时,我们就总是会用这样的话语来“威胁”他们使得他们承诺不再去做:“如果你再这么做的话,就……”这样威胁性的语句往往都是在受到刺激很生气的情况下说出的,事实上根本起不到实际有效的作用。


好一点的方法则是和孩子共同协商一个方案,如果再犯的话该怎么去做。在这样的协商中要制定出一个详细的方案防止再犯错的发生。同时还建议把计划方案形成文字,并且要求孩子、老师以及其他证人都签上名。协定的公开很重要,要保证所有相关人士都了解这个协定。


同样值得重视的是,这样的一个协定应该不是一个空洞的威胁,而是一个明确的共同约定以确保一旦孩子因为这样或那样的理由不能信守诺言或是再次犯错时能够执行的行动方案。


案例:

一个学生因为在一家商店里偷抓了一把糖果被逮住。他决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他跟那家店主面对面地谈过,还为他所偷的糖果付了账。他保证以后决不会再犯。为了让大家都相信他的承诺,他同意以后无论什么理由只要他再犯,所有相关的人士:店主、他的父母、哥哥、学校片区管辖的警察、还有他至少两个好朋友都将被邀请到学校一起讨论如何处理这个问题。这个学生还要起草邀请函并且签上自己的名字。


“真正意义上的承诺是需要达成协定,确保在没能信守诺言时知道该如何去做的。”



【下一步】

即便是孩子保证不会再犯,其他人也不一定就会自动的信任他。为了让他人确信他已经变好了,他还要展现出他的勇于担当的姿态,比如在学校里找到合适的方法在一些活动中贡献自己的一己之力,帮助预防类似的事件发生。这个问题我们会最后一章“关心他人”里讨论。


最糟糕的的状况是我们竭力阻止孩子们犯错的行为反而会导致他们不良行为的升级。而成功的干预却能强化和培养他们的责任感。


关心他人

帮助学生们去体会承担责任的经历能够教会他们什么,并且鼓励他们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去帮助身边的人从中获益。


老师:你从你自己的经历中学到了什么呢?

学生:呃?

老师:你做了错事,不过你可以为自己骄傲,因为你勇于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责任。如果有一天,你有了自己的孩子,其中一个做了和你现在做的相似的错事,你打算怎么去处理呢?

学生:我会很清楚的告诉他们这是不可以做的事,但我不会对他们发脾气,因为小孩子是有犯错误的权利的。一个人可以从错误中学到很多,对吧?

老师:听起来不错。我也赞同。也许你还可以帮助一下和你犯同样错误的孩子们,给他们一点点建议呢?

学生: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很乐意。


这个承担责任六步法的极终目标是在事情已然发生或是孩子已经做错了事之后帮助他们培养他们的责任感。到目前为止,孩子们已经完成了我们所描述的所有步骤:承认了他所做的,表明了他对自己行为造成后果的知晓,道了歉,弥补了他的行为带来的伤害,并且承诺不再做同样的事情。但即使这样也还不能保证孩子责任感的加强和提升。最终孩子可能仅仅只会在表面上顺从并且把这当做是无法摆脱的义务。


只有当孩子真心的承认自己做错了并且从心里面声明自己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时,才能说他具有基本的责任感。但是真正意义上的责任感还包括关心他人,自觉自愿的帮助他人预防同样的错事再发生。


只有当孩子自愿的参与到减少校园不当行为发生的工作中时,我们才能确定他的态度有了一个质的改变。所以我们要给孩子机会参与到这样的工作中来。通过这种方式,他犯过的错、他承担了的责任会成为他的资本,不仅让他自己获益,也能让其他孩子,甚至整个学校都能获益。


当人们亲眼所见曾经犯过错的孩子竭力去帮助他人预防不当行为反复发生时,这个孩子的名声会越来越好,人们也会更加信任他。


案例:

一个十几岁的男孩骂他的老师是个“该死的同性恋”。针对他的辱骂行为召集了一个会谈,校长、这个男孩、被辱骂的老师、男孩的父母都出席了这次会谈。当讨论完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在场的每个人都发现这个男孩已经认识到自己做错了,并且他为自己说过的话由衷的抱歉。他表示只要有任何方式可以弥补他所做的,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在一次相对简短的讨论之后,校长告诉男孩:“如果你真心想弥补的话,那么希望你能够在校园里发挥你的作用,帮助其他人也能够不再骂脏话。”男孩说他很愿意为此做些什么。大约一个月后,男孩在英语课上写了一篇和这次事件相关的文章。文章讲述了一台变得爱说脏话的电脑,以及多么不容易把它重新编程变为可以得体地沟通的电脑的故事。这个故事是如此的生动有趣,因而被发表到了学校的年刊上。随后在老师、家长以及学生当中引发了一场大讨论。


“只有当你能够把所学的教会他人的时候,你才是真正学到了。”


案例:

摔破的瓶子



提米因为在周末的时候往学校操场里扔了一个空啤酒瓶而被逮住。瓶子摔成了一堆令人讨厌的碎片。起初提米极力否认是自己做的,直到有个目击者证明,他才勉强承认:

- “好吧。那也许有可能是我。我也不记得了。”提米这样说道。

“到底是不是你呢?”老师接着问道。

“那好吧,那个摔破的瓶子可能就是我扔的那个。”提米闷闷不乐的承认了。

“你能够承认非常好。这对你也是有好处的。我很欣赏你勇于承担责任这一点。”老师赞赏道。

“什么意思?我还不是得放学留在学校,回不了家吗?这能有什么好处?”提米板着一张脸。

“如果你能够为你的行为承担责任的话,也许你并不需要放学留校。”老师建议道。

“这是什么意思?承担责任?你是说我得坦白?可我不是都已经承认了吗?难道不是吗?”提米抗议道。

“不完全是这样。但这是个好的开头。你还得说明一下为什么你样做是不对的,并且还要为此道歉。”老师平静的解释着。

 

 

 

 

 

承认

“我当然知道为什么错了。”提米暗中咕哝。“我可以随时说清楚。”

“很好。我认为这对你来说也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你可以晚些时候和我详细的说一说。现在我只需要你给我一个理由,为什么你做的是错的。”老师鼓励道。

“因为有人会被玻璃割伤脚。”考虑了一会儿之后提米说出。

“很对,或者是割伤手,如果他碰巧摔倒在这些玻璃碎片上的话。当你真的想好好对待这件事情的话,你也许就该写一个清单,把你能想到的你在学校操场上摔玻璃瓶这样的行为可能产生的后果罗列出来。然后,我们可以一起来想想该向谁道歉。”老师回答道。

 

 

理解

“你是说我要向校长道歉?”提米质疑地问道。

“我不认为要向她道歉,因为她并不会经常在操场上活动。也许你该向你的同学们道歉”老师暗示道。

“每个人?你疯了吗?”提米激动地大叫。

“是啊,做我这个职业有时候就得疯一点儿,你知道的。”老师温柔地回应着,但很认真地说道“你愿意考虑在学校的公告栏上写个致歉通告吗?或者你更愿意通过校园广播来给大家道歉?”

- “什么什么?我?在校园广播里致歉?不可能!我还是写个通告吧。我可以画一个摔碎了的瓶子,在瓶子下面写上‘对不起’几个字。”提米建议到。

 

 

 

道歉

“嗯,听起来非常棒。可是我认为仅仅道个歉还是不太够的。你还得做点儿什么来弥补。”

“我可以清扫这些玻璃碎片。这还不够吗?“提米满怀希望地问道。

“这个主意相当不错,事实上我们谈完后你就可以这么去做。但是我觉得这还是不够。你也许可以和我们的校工说一说你可以怎样帮他来照看我们的操场。要是你能每天帮他清理操场,坚持做一周的时间,也许就差不多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也可以和你一起去找他谈谈。“

“就这样就可以了吗?“

 

 

补偿

“嗯,我认为你还得保证以后不再做这样的事情了。”

“我保证!”

“很好。我很欣赏你这点。但是我们怎么能相信你一定会遵守承诺呢?我知道你曾经也做过这样的保证,可是你之后并没有做到。”

“这一次我一定会做到的。”

“听起来像是这么回事儿。但是如果你真的想让大家都信服的话,我们还要来做个约定:一旦你没能遵守承诺又做了同样的事情的话,我们该怎么做。”

“没关系,我们来做约定吧。”

“好的。那么我们该约定些什么呢?一旦你又开始搞破坏或者让你的同学们又置于危险之中的话,我们该怎样对待你呢?”

“我愿意放学后留校”

“这不算是个很好的主意。你已经习惯这种责罚了,所以这个方式对你没有什么效果。让我们一起想想有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不如你去听听同学们的意见?

(他去问过后,后来又回到老师这里)

“他们大部分人给出的建议都很蠢。但是其中有一个说:如果我要是再做这样的事情的话,我就得每天早上提前一小时来学校帮助校工铲除人行道上的积雪。这个我还可以接受。”

“很好,不过,我们需要和你的父母打个招呼。不然的话,到了你必须清晨来学校帮忙铲雪的时候你可能会睡过头。让我们和你的父母还有我们的校工一起写个协定,每个人都要签上名子,这样就会显得更正式了。”

“没问题。反正我没打算在下雪的清晨出现在校园里。这是绝不可能发生的!铲雪可不关我什么事儿。还是让那个校工去做吧,那是付了钱让他做的。”

“好的,但是还有一件事情我们要讨论一下。”

“什么?还不够啊?我还要做什么呀?”

 

 



 

承诺

“这些就很好了。但是如果你想挽回你的名誉的话,我建议还要做点儿什么,让学校里的其它同学知道,这样行为在校园里是绝不允许的。”

“我能怎么做?我不可能白天晚上地站在校园里值班,对着那些打破东西的人或是在墙上乱涂乱画的人开枪啊,不是吗?”

呵呵,倒是个不错的主意。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你可以用一支水枪。”老师开着玩笑。

“我有一支气枪。”

“我十几岁的时候我也有过一支。不过我们现在要讨论的还真不是枪。我们要讨论的是,你能做些什么来阻止其他人去做同样的事情。”

“如果有人捣乱或是打破东西,我就去告诉你或者其他的老师。”

“是个好建议。但除非我们能整天盯着,不然这也不太可行。我建议就这个议题在全班发起一个讨论。我们把它做成一个项目来提高我们的班级凝聚力。你可以主动参加筹委会的组建或其他的事情。你觉得怎么样?”

“这太酷了!”提米激动地大叫。

 

 

 

 

 

关心他人